奥运会田径选手上诉被驳回 维持原判禁赛期四年

奥运会田径选手上诉被驳回 维持原判禁赛期四年
北京时间5月20日,奥运会决赛田径选手布拉隆-塔普林因逃避兴奋剂检测而被禁赛四年的上诉失败,他将错过东京奥运会和接下来的两届田径世锦赛。 体育仲裁法院作出裁决,法官认为塔普林的解释“令人难以置信”,塔普林在2019年4月在格林纳达赢得一场比赛后,从来没有人找过他,也没有人陪着他提供样本。 法院在一份声明中说,法官“很欣慰地认为,该运动员犯有逃避样本采集的罪行”。 28岁的塔普林是前NCAA接力冠军,曾为德克萨斯农工大学参赛,他被禁赛到2023年9月24日。塔普林在2016年里约奥运会上代表格林纳达在400米决赛中获得第七名,是室内400米总成绩榜第八名。 法官维持了加勒比反兴奋剂组织的裁决。他们发现塔普林在格林纳达接受赛场边的媒体采访时,一名陪同人员告诉他需要提供样品。 法院表示,塔普林辩解是“他没有被适当地通知他被选中进行兴奋剂检查”。塔普林随后离开了赛场,并在第二天,他提前乘飞机回国,离开了这个国家。 塔普林将错过未来三年内每年的重大田径比赛,这包括被推迟的2021年东京奥运会、俄勒冈州尤金举行的世锦赛,同样推迟一年到2022年,以及2023年在匈牙利布达佩斯举行的田径世锦赛。